www.sbf774.com

详细信息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www.sbf774.com | 详细信息页
 

学盛可以“讨酬”,可以!

加入时间:2012-2-24 13:28:05   文章来源:【www.sbf774.com】
        20日下午,作家盛可以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新书《可以书》至今没有拿到稿酬,每次与出版社的编辑交涉都被搪塞。

        本是一条牢骚似的微博,在短短一天之内获得上百条评论和几百次转发,竟犹如一枚“深水鱼雷”,炸出了许多有过被拖欠稿酬经历的作家。这些作家或是表示愤慨,或是表示自己的稿酬也被拖欠着,希望能联合起来进行声讨。很快,【www.sbf774.com】介入此事……

        被拖欠9个月的稿酬

        被拖欠稿酬的《可以书》由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吉林出版集团)出版,是作家盛可以的新作。该书为“小众作者”系列(第一辑)中的一部,另外两部分别为瓦当的《多情犯》和曹寇的《越来越》,这套丛书由作者之一、时任吉林出版集团编辑的瓦当策划,制作精美。《可以书》于2011年2月出版,印数6000。据盛可以称,当初合同上签订的稿酬是版税的百分之八,规定在书出版后90天内付清。

        按照合同的规定,稿酬应当于2011年5月结清,实际上,据盛可以的微博介绍,该书稿酬于2012年2月21日下午才打入盛可以的账户。为何这笔稿酬会被拖至9个月后?

        盛可以告诉记者,此前她曾多次和该书编辑联系,皆被以各种理由搪塞,“我表示要发律师信了,编辑说,发律师信也没用。”也许是被催促的次数多了,2012年春节前,编辑告知盛可以,春节前铁定给。盛可以信了,过完年却发现没到帐,也没有任何留言。问之,编辑说账号有误。于是盛可以再报一次账号。一周后,再次问之,答曰,银行太远了,会计正忙,等攒多几部稿费一起去银行转。

        2月20日下午,盛可以再次追讨稿酬未果,一怒之下在微博上申诉,并求助于【www.sbf774.com】张洪波。不想这一行为,却得到了众多作家的回应与支持。

        在诸多作家愤慨的时候,此事却峰回路转。21日中午1点,盛可以再次发布微博:“稿酬一事已得到妥善解决,关于欠酬的微博已删除。”并表示感谢支持的朋友们,“希望每个作者都会得到尊重,希望不再发生类似的不快。”

作家盛可以和她的《可以书》书影

 

        还有多少稿酬在被拖欠

        盛可以的稿酬被追回,看似此事圆满解决,但却留下不少疑问:为何被拖欠9个月的稿酬,在微博上呼吁后,一日之内便可讨回?除此之外,还有多少稿酬被拖欠着而无法追回?

        实际上,在盛可以的微博发布后,“小众作者”系列丛书的另一部作品《越来越》的作者曹寇也在微博上声称:“2011年3月吉林出版集团责任有限公司出版的本人小说集《越来越》,所签合同第十二条明确写明:‘乙方应在上述作品出版后90日内向甲方支付报酬但最长不得超过半年。’事实已超过近一年,迄今不仅稿酬未付,也没有任何解释和答复。”

        记者随即联系了曹寇,他表示:“之前跟我联系的责编去年下半年已经离职了,我问过另外一位编辑,他也离职了,所以我不知道问谁,失去了所有联系。如果不是此番盛可以发微博,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的责编在离职前让我拍身份证照片给她,她转交给接她手的人,说是年终付款,但出版社并没有付。”在盛可以“讨薪”成功后,曹寇告诉记者,有一位吉林出版集团的编辑联系了他,并告知大约下周支付。“我的责编离职之后,吉林出版集团没有联系过我。恢复联系是这两天的事,与盛可以以及我的微博讨酬有关。”

        在“小众作者”系列丛书的作者联合“讨薪”的同时,另一起与吉林出版集团相关的拖欠稿酬案也刚刚进入“解决进行时”。20日下午6时,著名学者陈子善发微博言辞激烈地表示:“读@盛氏可以围脖,得知吉林出版集团蛮横无理,此乃吉林出版界一贯作风也。我1992年在吉林文史出版社出《回忆梁实秋》一书,竟漏印编者序!2008年该社重印此书,不但未经我同意在体例上作了改动,而且印出至今也未与我联系,好象我已不在人世一样!而从书影可见,我名字仍赫然印在左上角!”

        此微博发出后,吉林出版集团却很快做出了反应。21日上午10时,一个名为“鸣日lomo”的ID在该微博回复说:“陈老师您好,我是吉林文史出版社的编辑。我受我们社长的委托与您联系。我们很关注这个事情,如果您方便请加我的微博,我们想进一步与您取得联系,也请您放心,我们会与您协商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联系其得知,这位“鸣日lomo”真名袁一鸣,下周他将会去上海和陈老师见面协商解决这件事。当记者问及“小众作者”系列丛书拖欠稿酬的情况时,袁一鸣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无法给予回应。

        拖欠稿酬竟是普遍现象

        从盛可以“讨薪”到陈子善怒骂,看似几件事情皆和吉林出版集团相关,那么是不是拖欠稿酬的事件仅是该集团的行为?很遗憾,答案的否定的。

        在此次事件中帮助盛可以讨回稿酬的【www.sbf774.com】总干事张洪波告诉记者,自【www.sbf774.com】成立以来,他们接到的投诉数量年年攀升。值得留意的是,拖欠作家稿酬的报刊杂志居多。

        张洪波说,此次盛可以的稿酬纠纷可以如此之快地解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走司法程序。“正常情况下,我们(【www.sbf774.com】)接受委托的话,需要作者加入【www.sbf774.com】或者正式委托,提供材料、合同等等,我们通过这些来判断事情的严重性,以决定解决办法。此次盛可以的事情,我是通过私人关系找到吉林省新闻出版局的领导来解决的,毕竟作者已经讲述的很清楚,确实是出版社的责任。其次要是闹大了的话,容易激化矛盾,走司法程序对作家来说也有很多不便。”

        张洪波表示,盛可以的一条微博引出不少被拖欠稿酬的作家,单从微博上来看,涉及到的出版社就有四家,更多的是报刊和杂志。“从维权的角度来讲,走司法途径维权成本比较高,而现在作家的稿酬却并不多。作家出书还好,可以按合同规定的来。比较麻烦的是有些作家的作品被报刊杂志选登,连招呼都不打一个,要是作家没看到就根本拿不到钱。并且报纸的稿费是双方协商的,多则几百元,少的10元也有。真要走司法程序的话,稿费还不够成本的。”

        出版方不自觉,走司法程序成本太高,难道作家就只能忍了?或者像是网络戏称一般:“民工讨薪靠跳楼,作家讨酬靠微博”?张洪波坦言,通过媒体报道、舆论压力来“讨酬”,确实是一种低成本的方式。“作家被拖欠稿酬相当普遍。陈子善、盛可以都是非常出名作家,这样的作家都会被欠酬,可想而知情况的严重性。当这种现象变成普遍现象,损害其实是公共利益,这已经不是作家自己的事情,需要主管部门介入处理。”

        张洪波还提醒作家,集体管理组织出面维权,可以降低维权成本,提高维权效率。“我们(【www.sbf774.com】)的力量来自于每个作者的信任和参与。如果我们有十万会员,那任何使用者都不敢小视咱们。另外出版界的思想必须扭转,欺负作者,就不会有好作品,就不会有前景。sbf胜搏发娱乐官网一定会认真对待每位作者的投诉,发挥集体管理组织的优势,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坚决维护作者权益,争取给每个作者都有交代。” 要稿酬?等等,等等,再等等……

作者: 姜梦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