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bf774.com

详细信息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www.sbf774.com | 详细信息页
 

叶甫盖尼·希什金和他的 《魔鬼的灵魂》

加入时间:2016-9-7 17:02:49   文章来源:【www.sbf774.com】
 甫盖尼·希什金是俄罗斯小说家、戏剧家、剧作家,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著述颇丰。 进入21 世纪后,于2000年由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河马”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魔鬼的灵魂》。
 
中文版《魔鬼的灵魂》(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9 月),由《刀子》《激战之地》和《未婚妻的连衣裙》三部分组成。这是一部独具特色的长篇小说,围绕着主人公费奥多尔的个人命运,作者用优美的语言塑造了许多特色鲜明的人物形象。小说集民间文学、抒情小说、乡村小说、劳改营小说、军事小说、心理小说于一体,塑造了一个集魔鬼、无赖、自尊自强的勇士、智者于一身的形象——费奥多尔。 费奥多尔作为扎维亚洛夫家族的一员,当家族信奉宗教时,他却不信上帝。 他与拉门斯克村的寡妇达莉娅鬼混在一起,以获得生理的慰藉,又因对奥莉加的深爱而对维肯季·萨韦利耶夫充满嫉妒。 他用种种违反常规的、魔鬼般的方法刺激、折磨所爱恋的奥莉加,甚至动刀捅伤维肯季。 他的身上既具有上帝般美好的力量,又有恶魔般可怕的力量。
在被押送到劳改营的途中, 他以欺骗的方式赢得队长沃洛宁的信任和宽容。在监狱里,他以机灵的头脑和超强的适应性接受匪首、安德烈爷爷 的老朋友费普对他的“教导”; 在劳改营服役期间,借看病的机会,以勤奋的劳动和机灵赢得医生苏希宁的信任,当上一名值班员;为了展示自己的才能和获得利益, 他继承父亲的鞋匠职业, 在劳改营中制作鞋子、修理金属饰件,并将其倒换成生活日用品;他冷漠、麻木地对待同病房的犯人,为了获得死者的那份口粮,他隐瞒同囚室病人已死亡的事实。
在改造中,他接受了艰难而沉重的服役工作,忍受饥饿、毒打、惩罚。 在他敬佩的医生苏希宁和政治囚犯的启蒙下,费奥多尔思考着什么是美、爱情、幸福、不幸、痛苦、命运等,他开始有了怀疑和希望。 作为一名惩戒营的战士,在前线作战中,他遇到正直、 主持公正的前线领导中校伊萨耶夫指挥员,结识了勇敢作战、不顾生死的将士们。 他经历了枪林弹雨、 浴血奋战的战斗, 目睹战友的死亡,多次受伤、受到嘉奖。他在副营长的启发下,朦朦胧胧地加入了苏联共产党。 面对流血、战友的阵亡,费奥多尔进一步认识生与死的意义,思考个人的命运和幸福,希望成为一个善良、有追求和信仰的人。 
在战争结束前夕的柏林战役中,他身负重伤,双臂和双腿被截掉, 成为一个没有手和脚的残废人。他非常痛苦,但不希望将自己的痛苦和丑陋展示给亲人们和未婚妻,宁愿以独特的“死亡”维护自己作为完整个人的尊严。 
小说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妇女形象:善良、仁慈的伊丽莎白·安德烈耶夫娜, 纯洁、 可爱、懂事、恭顺、虔诚于上帝的塔尼卡,放荡不羁的寡妇达莉娅,热情活泼、能歌善舞的丽达,迷信、热心帮助村民的阿夫多季娅巫婆,忠贞于爱情、宽容的奥莉加。
小说还塑造了一批村民形象。 代表扎维亚洛夫家族气质的安德烈爷爷,他命运多舛,宽容、仁慈、大度、独立、勇敢、有责任心;费奥多尔的父亲伊戈尔·尼古拉耶维奇,他心细、勤劳、认真,是一个能工巧匠,同时他又是一位有责任心、严厉、勇敢的父亲。 小说中还有一批善良、诚实、幽默、机智、勤劳的乡村小伙子们,如手风琴手马克西姆,虽然在战争中失去了胳膊, 但他坚强而乐观地面对生活。 小说还塑造了许多在战争灾难中受苦受难的苏联普通人民和将士的形象。
在劳改营里和战场上, 费奥多尔遇到了各式各样的犯人, 还有爷爷的老朋友费普这样的教导者,他教会费奥多尔如何适应监狱,以各种方式保护自己。 还有慢性子、有教养、说话客气的劳改营医生谢尔盖·伊万诺维奇·苏希宁, 他经常与费奥多尔探讨什么是美的问题, 正是在他的启蒙和引导下,费奥多尔才学会了思考人生的意义,质疑上帝的权威和公正。
在小说中, 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经典文学作品和作家创作风格影响的痕迹。 既有民间文学创作中的谚语、俗语、四句头诗、歌曲,又有口语中带口音的土话、黑话、行话、骂人话;既有普希金、屠格涅夫笔下的优美的妇女形象, 又有战争文学中真正的人—勇敢的士兵、 毁容的飞行员英雄形象、普通人的命运等;既有屠格涅夫笔下优美风景的文学语言的描写,对真挚爱情的情感抒发,又有乡村作家笔下对自然、土地、家乡和传统文化的眷恋;既有列夫·托尔斯泰笔下对幸福、战争、人的命运、上帝、人生意义的哲理思考,又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对罪与罚、美与爱情关系的哲理思考;既有索尔仁尼琴劳改营小说的日常生活的细节描写和人性的分析,又有“前线一代”作家笔下对战争道德的描写和真正的俄罗斯人性格的塑造; 既有爱情、幸福、战争、忏悔和惩罚的主题表现,又有对上帝、人生、命运、生与死、美与丑、善与恶的哲理思考。
小说从语言描写的层面、 从历史发展动态中的人物塑造, 提升到对俄罗斯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等高深层面的哲理思考。作者用最普通的故事,通过民间的占卜、茅草屋、茶炊、煤油灯、雪橇、红色墙角里的圣像、洋葱顶的教堂、燃烧的蜡烛、十字架、墓地等传统文化象征物的展现,以及对俄罗斯森林、田野、白桦树、延伸到天际的乡间小路、奔流的河水、山丘谷地、广袤的草原、暴风雪、天空、云朵等大自然风景的描写, 叙说了个人的曲折人生与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发展轨迹: 经历了内心的苦楚和痛苦、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从世俗的个人私爱走向非人间的普世之爱, 从庸俗的人生走向意义重大而深远的崇高的未来。
小说广泛涉及了俄罗斯民间文学、传统文化、历史背景和历史人物、宗教信仰等元素。小说语言优美,词汇丰富,真实地书写俄罗斯乡村的风土人情,细腻地描绘人物内心的变化,运用预叙、插叙和倒叙的艺术手法,叙述故事情节,在哲理层面让读者思考命运、爱情、幸福、战争、罪与罚、死亡的主题。

作者:
温玉霞,西安外国语大学俄语学院
稿件来源:本文经作者授权

图书信息
《魔鬼的灵魂》
叶甫盖尼·希什金
温玉霞
出版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9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